我們有個約定~記溫馨家訪

快速連結

我們有個約定~記溫馨家訪

我們有個約定~記溫馨家訪

周六下午醫院門診已經結束,心臟外科謝世榮主任從診區方向慢步走來,他與黃明月師姊相約,與太太裘君慧三人,組成探視隊伍,驅車去拜訪「豪哥」。他們要瞭解病人復原狀況,還要履行與豪哥的約定。

心臟血管外科謝世榮主任與夫人裘君慧、黃明月師姊三人驅車去拜訪「豪哥」,更帶著禮物去履行約定。(江柏緯攝)

心臟血管外科謝世榮主任與夫人裘君慧、黃明月師姊三人驅車去拜訪「豪哥」,更帶著禮物去履行約定。(江柏緯攝)

年初,急診送來一位才十四歲的小病人,他與親戚在田裡玩耍,口渴時喝了口冰水後,突然胸口撕裂疼痛、全身無力,他用盡剩餘氣力呼救,之後就被送到醫院急診。心臟外科團隊精準判斷,搶時間即時進行血管修補手術。病人父親說:「開刀前兒子還開玩笑說開完刀就好了」。

孩子天性樂觀,父母卻心急如焚。醫院啟動志工關懷與膚慰,先安家人的心,再後續關懷病人。

這個樂天的孩子,團隊暱稱他豪哥。手術後他的病情沒像個性一般樂觀。黃明月師姊到加護病房探望,看見身上氣切管外,還有許多管路,黃明月直呼好心疼,想著「天啊!這孩子怎麼活下去!」隨著胸腔內科、復健科,甚至中醫科逐步介入,豪哥病情從憂慮擔心漸漸有了起色。他在加護病房裡暫時度過危險期,可是辛苦的復健期還在後頭等著他。

豪哥在加護病房時每天必須接受復健師復健,以便早日脫離氣切管與鼻胃管。但豪哥熬不住疼痛,更耐不住反覆操作,又因發不出聲音表達而落淚。這段記憶,父母再回想起來都還是好心疼,至於豪哥,就用他一貫的樂觀,一句「忘了」輕輕帶過。

豪哥轉到普通病房後,把握黃金復健期,持續接受復健師高密度、高強度復健,儘量恢復以往的肌力與動作,復健科技術副主任林啟文表示:「其實豪哥年輕很有機會再站起來,只是需要熬過這段無聊且疼痛的復健階段」。一天,黃明月師姊經過復健室門口,望見豪哥正心不甘、情不願的復健,時而還跟復健師討價還價,時而因疼痛在哭鬧、發脾氣。場景吸引了黃明月的目光,走過去跟豪哥打招呼。剛開始,師姊先將豪哥當一般病人關懷、加油、打氣。隨著日復一日的關心、互動,黃明月更了解豪哥的心理,用交朋友般的方式對待、陪伴他度過漫長復健時期的痛苦,還經常邀約心臟血管中心謝世榮主任的夫人裘君慧一起到病房關懷豪哥。

自從謝世榮主任到臺中慈院服務,裘君慧便經常到志工室幫忙,更時常跟著志工參與活動佈置、關懷病人行列,因此也跟「豪哥」建立良好的關係。

「豪哥」是因為主動脈剝離送到急診,對心臟外科來說,是很不尋常的病例。謝世榮表示:「十四歲發生這種病症相當很少見,死亡率極高,能成功搶救回來,更是世界少見。」因此,豪哥的父母格外嚴格注意撿回一命的兒子,一舉一動甚至限制是他喜歡的食物。

病情漸漸好轉的豪哥,拿掉了氣切管,但短時期無法脫離鼻胃管,加上醫護團隊、父母圍繞,豪哥很受拘束也覺得無奈。這天,黃明月、裘慧君看見豪哥在販賣機前鬧彆扭,兩人為安撫豪哥情緒,便一搭一唱讀著豪哥的唇語,搭配封閉式問答溝通,原來豪哥只想解解饞喝可樂。黃明月答應,可是要他自己投幣買飲料,黃明月解釋這是要鼓勵豪哥,復健之路漫長但靠自己努力終究會有成果。後來,三人約定「如果豪哥成功脫離鼻胃管,獲得醫師認可,就請喝可樂。」豪哥爽快答應。黃明月師姐更加碼「喝可樂配比薩才是絕配」還留著氣切孔的豪哥無法清楚說話,頻頻點頭回應。為如願喝到渴望已久的可樂,豪哥每天努力復健、呼吸訓練,終於成功脫離鼻胃管,更在八月底出院回家療養,只需要定期回院復健。講信用的少年豪哥,每周三天復健從不缺課,外加每月固定準時回醫院門診,他迫不及待要跟師姊展示努力成果。

十月二十六日就是為了履行約定,黃明月、裘君慧邀請了心臟血管中心主任謝世榮一起同行。雖然謝主任不是豪哥的主治醫師,但代表了醫療團隊,帶著特別「獎勵品」登門,送上達標成果禮物再適合不過了。

驗收「豪哥」的復健成果,大家直說「恢復狀況很好」。(江柏緯攝)

驗收「豪哥」的復健成果,大家直說「恢復狀況很好」。(江柏緯攝)

謝主任與豪哥(中位)父母一起述說當時狀況。(江柏緯攝)

謝主任與豪哥(中位)父母一起述說當時狀況。(江柏緯攝)

車子剛剛停下來,豪哥的爸媽已經在門口迎接,客廳桌上已擺上水果、茶點,加上可樂與比薩,一張小長桌擠滿食物。豪哥略帶抖動、搖晃的身體從內室走出來,大夥兒看到豪哥復健的成果,直說:「恢復狀況很好」。謝主任打開比薩盒,濃濃的起司味勾動豪哥的味蕾,裘君慧讓豪哥趕快動手吃比薩,黃明月師姊遞過冰涼的可樂,誘導豪哥透過「拿」的動作觀察復健成效,他們藉由「乾杯」的動作宣示完成約定。

豪哥(左位)與黃明月師姊(右位)用可樂瓶乾杯,宣示完成約定了。(江柏緯攝)

豪哥(左位)與黃明月師姊(右位)用可樂瓶乾杯,宣示完成約定了。(江柏緯攝)

父親旋開可樂瓶蓋,「嘶……」的洩氣聲,讓豪哥快樂暢飲,一口比薩、一口可樂終於解了饞,直說「好吃、好喝!」黃明月還是提醒著「別喝那麼快,會岔氣、打嗝。」豪哥父親趁機詢問:「兒子清醒後就開始不自主抖動,說話也不清楚。」謝主任表示:「應該是手術的後遺症。」他解釋,主動脈剝離除了最直接影響到心臟,多少還是會影響其他臟器,只是豪哥呈現出來的後遺症屬於神經方面,表現類似抖動症或舞蹈症,這些症狀可以等心臟更為穩定,再尋求神經內科治療。

豪哥一口比薩一口可樂,開心的享受達標的成果。(江柏緯攝)

豪哥一口比薩一口可樂,開心的享受達標的成果。(江柏緯攝)

滿桌子的獎勵品都是豪哥的最愛。(江柏緯攝)

滿桌子的獎勵品都是豪哥的最愛。(江柏緯攝)

出院後的豪哥一樣有著少年的青澀,依然活潑,雖比以前略顯消瘦,但大致上都算健康。發病至今超過八個多月,家人對豪哥為何會發生主動脈剝離,還有發生的部位與血管構造還是一知半解。謝世榮主任深入淺出的釋疑,說明血管構造和血管剝離的原因。不過豪哥為何這麼年輕就發生主動脈剝離,是醫療還不了解的問題,他父親表示:「家中長輩都沒有這方面疾病或問題,小孩的生活都算正常」。雖然找不出發病原因,還是可以從根本來預防,謝主任建議父母要注意孩子的生活作息與飲食,尤其天氣冷熱變化大的時候都要特別注意,畢竟這些關鍵都跟心血管疾病有著息息相關的連結,不可掉以輕心。

心臟血管外科謝世榮主任深入淺出的解釋心臟、血管構造,為豪哥父母解疑惑。(江柏緯攝)

心臟血管外科謝世榮主任深入淺出的解釋心臟、血管構造,為豪哥父母解疑惑。(江柏緯攝)

志工以朋友方式與病人交心,投其所好引導,作為努力復健的動機,促成謝世榮主任的家訪,讓父母頻頻感謝醫療團隊的搶救與關懷。雖不是既定醫療行程,也沒有實際醫療行為,但透過互動、關懷,了解病人出院回家後的生活起居,不僅增加醫師臨床的治療方針,也拉近醫病距離。(文/江柏緯、謝明錦;圖/江柏緯)

資料來源:公共傳播室

靜思語